长月当空

弓凛粉,黄少厨,赤骑弓厨,一个最近沉迷魔笛无法自拔的人

一点感想

在世界杯对俄罗斯的比赛被克队圈粉。因为觉得那场踢得很厉害很漂亮。

但深入了解下来和初印象又不太一样。

克队从来不是能够碾压一切的强队。本届世界杯踢到附加赛才进入决赛圈,之前的欧洲杯世界杯也多是小组赛或者十六强水平。

本届世界杯大放光彩,也是在不断的加时赛,两场点球大战后才进的决赛。

而我喜欢克队,坚持喜欢克队。不是因为这是本届世界杯亚军,而是被他们的坚持和努力打动。

对俄罗斯的比赛,最后时段莫德里奇踢飞的球拼了命的追回。
对英格兰,我觉得要踢点球大战时曼珠在受伤的情况下进球。
对法国,打比分落后的时候曼珠进球。

好多好多次,我在给自己做克队会失败的心理建设,告诉自己“啊这阶段也就这样了,希望克队下一阶段赢下来。”
然后克队用努力说去你的下一阶段,我们这一阶段能赢。去你的提前结束,只要还有机会再渺茫就不放弃。

我相信克队只是现在的失利。这支队伍上演了好多次落后扳平最后胜利的戏码。戏码一次不成功就努力下一次,本届世界杯就是他们的努力奏效的成果。

哪怕要很久很久,但克队一定会再一次成功。没关系,我愿意等。

【万笛】今天去旅行了吗


(名字随便起的,别太在意它,我就是个起名废)
   骑士伊万和王子笛的故事
   ooc预警

王子卢卡•莫德里奇今年二十三岁了。

二十三岁是什么概念?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正是个成家的年纪。哪怕王子眼光挑剔些撩人技术差点,至少也该试着去相看几个贵族小姐,留些照片给平民们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还不想结婚。”卢卡抓着自己的头发,对骑士伊万•拉基蒂奇抱怨着。对方和他一起长大彼此感情深厚,不用担心现在说的话被传出去引起舆论波乱。

单身二十三年的卢卡近些日子对各方的热情简直难以招架。他要在父王母后“不经意”间提起邻国公主时保持微笑,提防着在穿过宫廷走廊时突然冒出一个人撞到他怀里,还得对记者澄清自己不过是在某位小姐离开时举杯示意而不是与其共度良宵……

“你家里也这样吗?”卢卡想起伊万和自己同岁。“啊,什么?哦,他们没催我。”王子的骑士今天心情似乎不太好,在倾听卢卡抱怨时也心不在焉。这让卢卡有点担心,他试探着伸手碰碰伊万的额头,顺带揉了把金发。温度正常,只是伊万的耳朵红了。

“你在发烧?还是哪儿不舒服?”关心让骑士的面色稍有好转,他表示自己一切正常。“现在要紧的是你的事吧。我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卢卡想起“不小心”撞到自己怀里的不仅有妙龄少女还有个纹身大汉就忍不住嘴角抽搐,更别提对方自称是邻国王子,辛苦潜伏进宫殿只因卢卡靠着一次国民演讲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要是能离开一段时间就好了,这阵子风头过了以后那些人对这件事的热情应该会少点。”

“那来一次旅行怎么样?”“哈?我以为你知道……”卢卡想说一个被催婚的王子现在有千万双眼睛盯着,旅行的要求难以得到许可。伊万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骑士好像突然来了兴致,微笑着对自己的建议加以解释。

“一次寻找真爱的旅行。你可以对外说自己梦到真命天女就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你要跋山涉水去迎娶她。民众会觉得这很浪漫。我们出去玩一圈,回来就解释说很遗憾殿下并没有找到自己心爱的姑娘,或者你的姑娘已经嫁人之类的,如果这时他们已经对催你结婚没多大兴趣的话,要糊弄起来也不难。”

卢卡觉得这主意不错,可以远离麻烦顺便游山玩水让他有点开心。他皱起鼻子,假装狠狠指责对方,“狡猾。”伊万也把委屈劲儿模仿得有模有样,“还不是一心为了殿下好。”

两个人看着彼此大笑起来。

“没准去玩一趟你真找到结婚对象呢?”两人告别前伊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以漫不经心的语气。 “那我该说声感谢上帝,外加给可敬的拉基蒂奇骑士发张婚礼请帖。”卢卡不太把这话当回事,所以也没注意他的骑士闻言皱了下眉。

——————————————————————————————
预计不会太长,因为是给笛笛的生贺所以一定会填完

相信我对水爷是路人粉不是黑。。。。。。

【万笛】恋爱中的事


爱是他们的,ooc属于我

卢卡.莫德里奇其实很爱吃醋。

他又一次在刷手机看动态时发现了自家男票伊万.拉基蒂奇夸梅西的言论。语气真诚修辞满分,底下评论都是哈哈哈以及表示这属于群主日常。

日常什么啊,他都没这么夸过我!

卢卡气到手滑,点了一个赞。

默默取消赞后他躺床上发呆,想来想去还是不太开心,本着我不开心你要负责的心理,卢卡花了五分钟找齐伊万吹梅的所有言论,截图,发给伊万。

卢卡盯着手机看,等着自家男票的回复。

伊万会解释什么?

怎么还没回复?

他看没看到?

好吧伊万又不是第一次夸梅西了,语言也和以往差不多,突然发这些会不会显得很奇怪?

撤不撤回?

算了撤吧,不然好像有点尴尬。

[卢卡.莫德里奇撤回了一条消息]

属于卢卡的伊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梅西。。。。

撤回不及时啊,还是被看到了。

什么?!!!!喜欢?梅西!

卢卡表示很生气,要分手五,不,三分钟。

一定要发消息通知他!

他把刚刚甩到床另一头的手机拿回来,解锁桌面。

属于卢卡的伊万:你也知道我爱你的吧。[笔芯]

比。。。。比什么心啊!

分手的三分钟就暂时记下好了。

还有语言也太朴实无华了吧!你的满分修辞呢?

卢卡.莫德里奇觉得有必要让对方见识一下自己满级的情话。

可他在输入框里写写删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上网抄显得不慎重,自己想来想去又都不太满意。

好像你把一个人放在心底,彼此知根知底,于是那些繁华绚烂的东西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你都知道,我还讲什么呢。

可历经无数次删改,还是有条信息穿越空间,倾诉彼此情愫。

属于伊万的卢卡:知道,我也爱你❤

——————————————————————————————

前不久才知道是七夕,所以这篇写得有点仓促,不足之处请见谅。

私以为万笛相处起来就是老夫老妻的感觉,偶尔闹别扭不过半小时又和好,两个人接着聊天南海北,谈起曾经狼狈的瞬间时指着彼此哈哈大笑。

祝大家七夕快乐!(我一只单身狗好像只有吃狗粮的份。)

请给予我万笛味狗粮!越多越好!

以及悄悄咪咪求个评论

【猴软】今天也是要上树的一天

         小猴子卢卡.莫德里奇拥有一大片树林。

        
        
         平日里他喜欢呆在马德里林地里,这里的每一棵树木都在相处中与卢卡养成了默契。在微风吹拂时晃着枝干,等待着他跳上来玩耍。

         也是在这里他和一只叫加雷斯.贝尔的猴子相熟,对方追随着他从热刺林地到马德里,在他找食物时送上果子,下雨时招呼他躲进事先发现的洞穴。

         短短几个月内因为加雷斯的善意他们迅速混熟,在卢卡看来加雷斯一切都好,除了在他俩互相捉虱子总喜欢捋乱他的头毛。

        卢卡在对方的爪子老是放到自己头上时是想生气来着,可控诉的目光对上加雷斯猴无辜又湿漉漉的眼神时瞬间投降,最后只好把头转到一边,眼不见心为净。

         有时他担心自己的毛过不了会被加雷斯撸秃。到时候就是一只秃猴子了,这怎么可以!但阻止这一切的决心又在加雷斯的爪子下化为乌有。

         卢卡.莫德里奇是不会承认加雷斯手法轻柔,让他倍感舒服的,绝不承认。

        

         虽然他俩是在马德里混熟的,但马德里的树木对加雷斯的态度总是有点……微妙。

         平时各待各枝倒还好,可一旦加雷斯要跳到卢卡所在的树枝,总有那么一两棵刺头树死命摇晃着,想把加雷斯给晃下去。

         最高的那棵最过分,明明一点风都没有,满是花纹的枝丫硬是营造出了“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味道。吓得加雷斯抱紧了枝干,一脸惊悚。

        花纹刺头树完全没意识到卢卡也在它晃着的枝干上,结果就是卢卡一时没反应过来,吧唧一声摔地上了,下坠过程中还抱住了加雷斯,把他也拉了下来。

        卢卡是在下面的那个,爬起来的时候气炸了,走近此时一动不动的刺头树就要踹两脚。

         加雷斯拉住了他,摸了摸他的头。

         毛又乱了,卢卡想起自己刚刚把加雷斯拉下了树就没好意思表示反对,也帮着加雷斯顺了顺毛。
        
         加雷斯拉着卢卡上了另一棵温顺的树,两只小猴子坐成一排,看着太阳沉下山头,天空另一边月亮的光辉更加明亮。

        

——————————————————————————————

        写刺头树的时候内心想的是拉莫斯,不知道有木有小天使看出来(小小声)

        

【万笛】当匿名消息见光后

ooc预警

         卢卡.莫德里奇对自己的评价是聪明耿直,会聪明地耿直。

         他心里一直有个小本本,谁谁对他怎样,谁谁人怎么样,全都记得一清二楚。当然,其中有一大半写满了伊万.拉基蒂奇的优点,还有一小半记着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在球场上的英勇身姿,这些可以忽略不计。

         偶尔小本子会疯狂地记述下他对某人的吐槽,本子要爆满了,莫德里奇就转移阵地,把吐槽复制粘贴,发给当事人。

         卢卡.机智.莫德里奇发送时当然是匿名状态。

         但当他某天早晨醒来,随手拿过手机时发现自己收到了一群人的消息轰炸。
    
         先是教练齐达内,平时他对莫德里奇发消息都意味着要训练或者加练,导致莫德里奇没看消息内容都有不祥的预感。

         这次内容倒和训练无关。〔截图〕:教练今天又训我了肯定是因为发现我没谢顶!一定要多保养头发防止成为秃顶中场的一员。

         世界第一的秃顶殿下:?
         世界第一的秃顶殿下:呵呵。

         见鬼!这还真是我发的!不对,我发的时候匿名了啊。

          莫德里奇连忙保证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意思,中场又是只有教练秃顶,哦不,是教练依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这些消息肯定是哪个王八蛋恶作剧!

         齐达内还没回复,拉莫斯先发来了消息。

          队长今天还是那么暴躁:你小子嫌弃我有脚臭?

          你怎么知道?!

           卢卡:你听谁说的?

           队长今天还是那么暴躁:你自己。〔截图〕

           该死!匿名怎么又不见了?

            莫德里奇决定祸水东引,先解决眼前再说。那么就拜托你了!卡里姆.背锅.本泽马!

            卢卡:我不知道你有脚臭,卡里姆告诉我的。

            没指望拉莫斯回复,莫德里奇看自己的消息列表里,克里斯克罗斯贝尔……所有他发过匿名消息的都有。伊万也发了!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为什么所有匿名消息全显示出是他发的了!他当时到底是哪里抽筋了觉得匿名很安全的!

         本来想全都无视掉的。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他点开和伊万的消息栏,许久才怀着忐忑的心情看了一眼。

          对伊万的话,吐槽是肯定没有的,但某些不该讲的话应该也没有……吧?

         我家伊万:〔截图〕:真想一直抱着伊万。

         我家伊万:本来想晚点再表白的,这下得提前了。你想一直抱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
飞机上是真个码字的好地方

文笔不好请多见谅。
           

【弓凛】河神传说

        ooc预警

        Archer在村子里开了家铁匠铺。
       
        他自小就对打制刀剑兴趣满满,照着老爹留下的图谱自学多年别有一番心得。开家铺子想着替村里人打些防身武器,接到的却多是关于农具的活。
       
         或许是看他年轻长得俊,大婶大妈们在自家厨具出问题时也常找他。招呼他修修铁锅水管后也懂得递上杯水说年轻人辛苦了,再带着不怀好意的笑问有没有女朋友啊,我看邻村二丫蛮俊俏和你挺搭,要不你俩处处看?

        花在锄头上的时间多于刀剑,大娘们对他的态度比勇士热情。偶尔闲下来他给自己泡杯红茶,自言这算什么事啊。倒不是有多不满,只是感慨现实和预想多有出入。

        最近倒有件新鲜事。

        村子里大地主家的少爷闲心上来扛着锄头要去种田,说是体验生活。结果过桥时锄头掉河里了,气的他直跺脚,旁人提起河他都要抱怨这事两句。

        要只是这样倒好了。三天后他拿着丢失的锄头在河边徘徊了半小时。逢人就说河神大人把锄头还他了,讲那是个女河神,貌美如花性情善良,还会修锄头。
        
        少爷在河边嚷嚷着非卿不娶,路过的大娘不屑地评价说这少爷怕不是傻了吧,肖想着河神娘娘还不如多关注下邻村二丫。

         只是Archer一眼认出那锄头是他的手笔。想起前两日晚上有人把锄头放他家门口,留下张纸条让他帮着修修,字迹清秀。

         而他修好后搁着等人来拿时,却发现锄头不翼而飞,搁锄头的地方放着颗宝石,在油灯光芒下耀眼夺目。

————————————————————————————
在机场候机闲着无聊。。。。。。

【弓凛】always

          “如果,我说是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凛提出疑问,语气难得有些吞吐。
          “呃...那时我死了还是活着?”
          “你当然活着!死了你能怎么办啊!”
         Archer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继续住在这里,或者搬走偶尔回来看看。平日种种花,看看书之类的吧。”他瞟了眼远坂凛的脸色,“一年一次对你的祭奠也不会忘的。”
         “嗯。”凛点了点头,把心中的失落和不满压下——她在期待Archer回答什么?
         没人继续,于是这个话题就此终结。

         直到晚上临睡前,Archer又一次帮她掖好被角。他把凛露在额前的一根长发拨开。
         “提问不成立,因为凛死了我活着的情况永远不会发生。”
           他关灯,带上门。留下凛在被窝里心跳如鼓。
           ——她想这就是完美答案。
        
       

[弓凛] 问答

——当你看见一个男人一举一动都优雅得体时,他年轻时一定有一个女孩让他甘愿被打磨,从年少轻狂变为翩翩世无双。

         “Archer对这句话有什么感想吗?”
         坐在沙发上看报的男人头都不抬,“优雅得体?凛倒是勉强合格。这么说来那小子是卫宫士郎?”
         “才不是呢!”凛差点跳起来,“我又不是男人!”
         “这样子的话,你要是男人那小子就是卫宫士郎?”
          “Archer。”凛看起来已经冷静下来,站到他面前露出了微笑。
          坐在沙发上,Archer比站着的凛矮了不少,只能仰视着她,吵架不方便,揽住人腰肢把她带到怀里倒方便了不少。
        凛准备不出门时一向穿着睡裙。披散的长发被他拨开一点,露出红透了的耳朵。
        “是不是卫宫士郎无所谓了,反正我的女孩是凛。”
         凛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只是调整了下姿势让两人都更加舒服。
         “瞎说什么呢。”凛说。
         意外中听。


——————————————————————————————
          凛酱真好哄啊……
          在喜欢的人面前,女孩子都格外好哄吧。
        

【弓凛】电影

        “一起看电影吧Archer。”
        清浅的声音在耳边一晃而过,他想着晚上的配菜也没太注意。回过神来想抓住什么已经没了机会。
        “啊,什么?”
         “Archer你真是……”凛皱起眉头,却还是耐心重复了一遍,“我说,一起去看电影吧Archer。”
         “啧,突如其来的想法还真是不靠谱啊。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吧……动粗不适合你!凛!什么时候去?”
         凛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晚上好了。”
         两张票出现在他的眼前。在自家master“和善”的目光中他接过收好,Archer终于从沙发上起身,随意揉了下头发。“我去准备晚饭了。”
       消失在凛的视线前他回头,“我说凛,电影的题材别太特殊吧?”
        回应Archer的是凛的微笑。

         “你没告诉我这是恐怖片。”屏幕上女主角的脸庞因恐惧而扭曲,Archer瞥了凛一眼,发现她神色如常。
        “看恐怖片也有恐怖片的乐趣嘛!”话音刚落,前座女孩瑟瑟发抖,她旁边的男生顺利成章握住她的手。
        “懂了。”Archer的眼中深意满满,让凛想解释又开不了口。
        真是够了——话说女主角又怎么了?拿着根木棍要闯天下?
        “要我说,任性程度简直和你有得一拼。”手背被拧了一下,他顿了顿接着补充,“不,远远不如你。”
        因为现在是公共场合所以无所顾忌吧?想想就让人恼火。凛正想回他几句。前座女孩回了头,“情侣要交流小声点吧。”
       你自己还和别人牵手呢。不对!自己和Archer并非是情侣关系啊!
        她的手被握住,Archer对女孩一脸抱歉,“对不起,我们下次一定注意。”
        真是的……下半场电影,她的手就没被放开过。懒得挣脱了,维持现状也不赖。

        “感觉怎么样?”灯光大亮,观众一个接一个离场。凛的手被放开,手背上还存有点点灼热。
        “还行?”本来的“不怎样”到嘴边不知怎的被换掉了,她下意识扫了眼手背,单凭这个也要给体验感加点分。
        “Archer呢?”心跳得有点快,等着他给答案。
        “很满意啊,以后可以常来。”凛听他这样说到。她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点喜悦,就一点点。
        “那,回家吧。”交流中电影院的人一点点少去,他牵起凛的手,带她一步步走向出口。
        岂止是很满意啊,简直可以打满分。
        Archer决定把“看电影”纳入以后的日程安排表里。

                                                                   END.
———————————————————————————
         之前和姐姐聊天的时候一致认为电影院是个神奇的地方,可以甜甜蜜蜜地酱酱酿酿……
         一个小时后化学期中考,祝我蒙的都对。
        

自从被音乐老师安利了这就是街舞。

我不入饭圈的!不混明星圈的!不饭流量的!

啊!

可为什么黄子韬那么可爱啊喂!

粉了粉了我粉还不行吗?